搜索
搜索

企业文化

全部分类
/
/
/
难忘儿时美食香

难忘儿时美食香

  • 分类:文化与管理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4-08-20 22:45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难忘儿时美食香  儿时乡下,家家都有一副土灶。无论是早晨,中午,还是傍晚,土灶炊烟总是小村一朵飘逸的白云,一道亮丽的风景。袅袅炊烟里混杂着饭香、菜香,还有柴火的味道。“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燃烧着柴火的土灶,灶头上掌勺的是母亲。家常土菜,一经母亲煎炒烹炸、蒸煮烙炖,就做的有滋有味。在我记忆里,儿时的美味总跟母亲灵巧双手联在一起。  “春在溪头荠菜花”。阳春三月,荠菜返青返嫩,水灵灵的。母亲提

难忘儿时美食香

【概要描述】难忘儿时美食香  儿时乡下,家家都有一副土灶。无论是早晨,中午,还是傍晚,土灶炊烟总是小村一朵飘逸的白云,一道亮丽的风景。袅袅炊烟里混杂着饭香、菜香,还有柴火的味道。“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燃烧着柴火的土灶,灶头上掌勺的是母亲。家常土菜,一经母亲煎炒烹炸、蒸煮烙炖,就做的有滋有味。在我记忆里,儿时的美味总跟母亲灵巧双手联在一起。  “春在溪头荠菜花”。阳春三月,荠菜返青返嫩,水灵灵的。母亲提

  • 分类:文化与管理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4-08-20 22:45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  难忘儿时美食香

  儿时乡下,家家都有一副土灶。无论是早晨,中午,还是傍晚,土灶炊烟总是小村一朵飘逸的白云,一道亮丽的风景。袅袅炊烟里混杂着饭香、菜香,还有柴火的味道。“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燃烧着柴火的土灶,灶头上掌勺的是母亲。家常土菜,一经母亲煎炒烹炸、蒸煮烙炖,就做的有滋有味。在我记忆里,儿时的美味总跟母亲灵巧双手联在一起。

  “春在溪头荠菜花”。阳春三月,荠菜返青返嫩,水灵灵的。母亲提篮拿铲,徘徊在田间地头,仔细寻觅这一大自然馈赐的美味。不到半天,拎着莹润青嫩的荠莱满载而归。母亲洗去荠莱根上泥土,拣净荠菜叶上杂物。将荠菜放在热水中打个焯,捞出切碎,在瓷碗里和鸡蛋一起调和搅拌,撒些盐末,热锅清炒。浇上葱花,看看土,吃吃香。间或有些面粉,母亲把荠菜切碎后,拌上茶干丁、鸡蛋皮、碎肉末,包上一大盆荠菜馅馄饨。馄饨噼噼啪啪下锅,热气腾腾上桌,让我美美地解了一回馋。在那饥肠辘辘的日子,能吃上一碗热乎乎的馄饨,那是莫大的奢侈。

  老宅后面小河,供我童年游水嬉戏,也让我在贫寒的岁月捕获“水产”。入署,小河中的蟹儿四处出沒。蟹不大,嫩,远沒到“清水蒸食”的份上。母亲将我在河里摸到的蟹,洗涮干净,竖着对切,粘上面粉,油锅一炸,做成“面拖蟹”色泽金黄,满屋浓香。啃到嘴里,有嚼劲不说,还混合了蟹黄的鲜美,融进了面粉的香糯。田螺是水鲜中的旺族,随眼可见,垂手可得。晨起,水桥边、河滩头捞一把,清水中过养。到黄昏,洗净去尾,在爆香的油锅里翻炒,清脆的响声,震动兴奋的神经中枢,逗起我无尽的食欲。“田螺肉炒嫩韭菜”是母亲拿手菜。红烧田螺肉放红尖椒、生姜丝,去腥入味。吃起来脆脆的、辣辣的、鲜鮮的、过齿难忘。有时,母亲将田螺、鲫魚、昂刺魚这“沟三鮮”联袂熬汤。揭开锅盖,汤白如牛乳,一上口,就是一个清纯的“鲜”字。

  芋艿,留给我的记忆最多,也最生动。毛茸茸一窝窝,叶片圆润翠绿,露珠或雨珠,积在叶脉上,疑是大颗水银在风中低吟浅唱。芋头在八、九月间成熟,白露过后,始掘。吃芋头形式多样,不仅煮着吃、还烤着吃,大多的是做菜吃,“毛豆子烧芋艿”糯而鲜,一清二白。是道下得了饭,佐得了酒的经典土菜。深秋后的香沙芋,干松松,糯笃笃。母亲不用外卖酱油,而用自制酱料烹饪,将老芋头跟猪五花肉整个文火焖烧。土灶上的芋头烧肉,入味的不是肉,而是芋头。那香啊,丝丝缕缕,钻出木锅盖缝,攀缘灶沿,绕梁不息。芋头、猪肉香味互相渗透,油亮交相辉映。一盆上桌,不到片刻,芋头一扫而光,盆中只剩几块红烧肉。

  俗话说:猪肉香,鱼肉嫩,羊肉鲜。当年启海农家,每户都养上五、六只小山羊,春夏喂“布纳头”、“水山药”,秋冬食“番芋藤”、“黄豆箕”,属正宗无污染、纯绿色。除夕之夜,家家的灶炉里都是烟火腾腾,劈开的树根疙瘩在灶膛慢慢烧着,锅内羊肉之香悠悠飘散,小村洋溢着年的味道。母亲将羊腿切成巴掌大的肉块,放进铁锅里,先加上水和萝卜片,猛火烧开,去除膻味。后用生姜、酱油、红糖、黄酒、红枣等调料,小火焖煮四、五个小时。经头烧、二煮、三焖,羊肉黏亮红酥,浓香四溢,香味鲜味吊足了你的胃口。吃时撒一把新鲜大蒜叶和胡椒粉,热气缭绕中,羊肉肥而不腻,送进嘴里舌颊生香,周身暖和舒畅。正如当年清末状元张謇所言:“沙地红烧羊肉,一块上口,打嘴不放。”

  母亲是烧菜的好手,也是腌菜的行家。只要地头上一时吃不了的蔬菜,都会腌着吃,而且总会腌出一片新天地。母亲腌制的五香萝卜条,黄澄澄,脆生生,辣蓬蓬。在缺吃少食的当年,一直是我下饭解馋的首选。雪里蕻是腌菜好料,似乎一生长就直奔腌制主题。腌后生吃,酸,爽。辅衬汤中,特能调味。母亲将干蚕豆用水浸泡,待蚕豆发涨发胖后去皮,然后与雪里蕻腌荠同锅烧汤。“腌荠豆瓣汤”,鲜上加鲜,味成一绝。寒冷的冬天,外面北风呼啸,雪花飘飘。屋内全家人围着饭桌,就着一大盆“腌荠豆瓣汤”,“唏溜唏溜”喝着番芋玉米稀粥,粥热烫嘴,菜香诱人,其境其情,甚是温馨。有时趁着灶膛未烬尽的火星,埋进几只硕大的番芋,待灰冷之后,剥掉外面一层烤黑的番芋皮,捧在手里滚烫,吃在嘴里喷香。

  一堆砖、一口锅,砌成朴素的农家土灶;一捆柴、一灶火,烹出喷香的乡间美食;一顿饭、一家人,过出和美的烟火日子。几年之前,全家移居小城。离土灶越来越远了,离柴草烧大铁锅的影子越来越远了,离屋顶上冒出的古老而亲切的炊烟越来越远了,但是,当年香气弥漫的土灶,亲情荡漾的美食一直流淌在我美好的记忆中,是我一辈子魂牵梦萦的一抹乡情。(龚鹏飞)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协同管理平台

点击进入 >>

企业邮箱系统

点击进入 >>

财务管理系统

点击进入 >>

劳务实名制系统

点击进入 >> 

下载中心

点击进入 >>

联系启安集团

地址:江苏省启东市人民中路683号

电话:0513-83314375   传真:0513-83314374

企业邮箱:qa@qaqa.com.cn

邮编:226200 


2019 版权信息:江苏启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南通 苏ICP备11050445号